以至慈的阿拉之名(中)

发布时间:2020-06-17

1996年12月,225名阿富汗妇女被囚禁并受严重殴打,因为她们没有确切遵守着衣法规。同年,一名女性在喀布尔被宗教警察断指,因为她有修过指甲。诸如此类的暴力事件层出不穷,却鲜为立案,因为在这文化及法律下,都是合法的。

安静地留在你们房子中,不要象以前蒙昧无知的时代(的女人)一样作眩目的装饰  <<可兰经 33:33>>

神学士同时限制女人外出。女人严禁出现于公众场合,除非有一名马然(Mahram)陪同。(马然为一名有血缘关係、与其发生性行为是禁止的男性)政府并禁止女性单独搭乘计程车。曾有一名寡妇在孩子病危的情况下独自赶赴医院,却在路上遭宗教警察殴打。大众运输工具採取性别隔离政策,用以避免任何接触。驾驶汽车、机车、自行车是被禁止的。继交通之后,可兰经的基本教义诠释逐渐升格对女性的就业、教育和医疗方面的剥夺。

以至慈的阿拉之名(中)

禁止女性就业机会是在阿富汗最明显以及执行最彻底的政策。女性被要求留在家中,因为在一个双性环境下工作违反了波塔(Purdaa,伊斯兰教中禁止女性和非血亲男性接触的教义)。佔就业数百分之二十五的女性公务员,被完全驱逐出政府机构。这些禁令在寡妇家庭之中的影响最为彰显。禁止就业同时也对教育和医疗系统产生无法抹灭的影响。数千名女性教职员被解雇,导致63所学校停止授课。虽然医疗体系不在禁令範围内,但许多女性专业人员因为在通勤时的个人安全问题,而辞去工作冈位。任何违反法令的女性,会受到沙里亚的严处。

你说:「有知识的与无知识的相等吗?惟有理智的人能觉悟。」  <<可兰经  39:9>>

乍看之下,可兰经经文鼓励女性接受教育。但通常指泛指宗教教育和歌颂阿拉。神学士组织的基本教义份子将此段视为限制女性教育权利,除了少量的宗教学习能力以外。此外,由于波塔禁令的缘故,八岁以上的小女孩被剥夺上学的机会,因为很显然的,在上学通勤途中,伊斯兰的男性教众会对这些小女孩产生性慾。

根据前段所述的就业禁令,约有7,800名女性教师被解雇,许多学校以及几十万女姓学童被迫休学。有些人会秘密在家中开设女性学堂,但一旦曝光,便须承担严重后果。在阿富汗某些地区,女性识字率低于百分之一。在神学士政权瓦解后,由于女性就学率增加,相对的安全问题也随之恶化。

神学士政权禁止男性医生触碰诊断女性病人。由于女医生大量离职,许多女性病患几乎无法得到医疗服务,如果她们有办法安全到达医院的话。妇产科专业人士的匮乏,也对女性保健产生十分严重的负面影响。1998年,除了首都喀布尔内一间女性医院外,其他所有医院均拒绝服务女性病患。1996年以降,女人被禁止使用哈满(hammam,公共澡堂),对于许多女性来说,这是唯一有热水甚至是唯一能够清洁身体的地方。产道感染及其它卫生问题十分普遍。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,阿富汗产妇每十一位女性就有一位难产而死。

虽然在神学士倒台后的阿富汗,女性的形势受到改善。但这个步履蹒跚的国家,再度吸引了世界的目光。2009年九月,阿富汗总统卡尔札伊(HamidKarzai)宣布授权什叶家庭法。此法引进一系列如同神学士法条来压迫女性权利。什叶家庭法规定女性必须至少每四天须跟丈夫发生性行为一次。虽然婚姻性暴力是属于一种犯罪,什叶派宗教领袖莫瑟尼(MohammedMohseni)声称:「如果妻子说不,丈夫有权力让她挨饿」。家庭法同时也给丈夫权力要求妻子化妆,并且禁止妻子就业、就学、和就医。国际以及国内对家庭法的反对声浪不断。

许多希望修改法令的女权行动家,接受到生命威胁。该法通过的那年,女权专家阿哈克札(SitaraAchakza)因抗议什叶家庭法,而遭受神学士残党谋杀。约200名示威群众在喀布尔遭受石块攻击。暴力群众大多为保守男性以及什叶宗教人士。

在新宪法下,女性有权接受所有型式的教育,但她们的人身安全还是无法获得充分的保障。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,2005年1月到8月间,学校遭受106次恐怖攻击,包括飞弹、炸弹以及火攻。在阿富汗南方,约半数的学校停课,造成二十万学童失学。在赫尔曼德、坎大哈、乌尔兹甘、札布尔等省份,748间学校中有380所被迫停课。在阿富汗南部和东部地区,人们普遍保守,许多女性还是长期遭受骚扰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