异常高薪的银行家,正是引爆英国金融危机的人

发布时间:2020-07-08

异常高薪的银行家,正是引爆英国金融危机的人

2013 年 11 月,伦敦保守党市长强生发表谈话,解释为什幺他认为贪婪是一件好事:不管你喜不喜欢,自由市场经济都是唯一的选择⋯⋯没有人可以忽视那种竞争的严酷,或者它不可避免加剧的分配不均,(但是)顶层 1% 缴了将近 30% 的所得税;最顶层的 0.1%──只有 2 万 9 千人──更贡献了全部税收的 14%。

他的言下之意是:抢得最多的人,经由课税,即使不情不愿,也回馈最多。

事实上,富人不是非常乐意缴税,而且取走的当然远高于他们缴的税。我们也很难说他们赚得用于缴税的钱,不是靠辛勤工作,而是使诈得来的。

所得税只占政府岁收总额的 26%──国民保险提存收到 18%,增值税收到 17%。富人缴的税占所得税那幺高的百分率,是因为他们十分卖力提高取走的部分,并且吃掉可拿的那幺多钱,结果现在的所得非常高。

由于增值税和其他的累退税项,所有家庭中最不富裕的 20%,有 36.6% 的所得用于缴税,而最富裕的 20% 家庭缴纳 35.5%。强生所提占全部所得税收入的 30%,等同于政府总收入的不到 8%,所以顶层 0.1% 无法贡献全部税收的 14%。强生说的话是错的。当我们谈的是数字,而不是口才,他不是「顶层玉米片」。

强生继续表示,说他希望见到更多的社会流动:「回到我的玉米片包中,我担心有太多玉米片没有获得够好的机会,力争上游迈向顶层。」他的比喻比他所想要贴切。

和人一样,一片玉米片和另一片之间并没有那幺大的差异。发言表示只有顶层才真正有价值,是十分荒谬的事。你可以对强生嗤之以鼻,说他不过是个小丑,但他可是有许多支持者,而且怀抱务实的期望,想要成为下一任的保守党领袖。

他审慎遣词用字,以迎合核心支持者的信念,但我们无法得知他本人是否真的相信那些鬼话,或者只是在意识上欺骗自己。他可能只是渴望握有权力,想要用他的言行举止赢得选票。

强生讲完话的隔天,欧洲银行管理局发布资料,指出 2012 年英国有 2,714 名银行家各赚得超过 100 万欧元(83 万 3 千英镑),人数比 2011 年多 11%,而且是到目前为止欧洲国家中最高的数字,以及排名第二的德国的十倍之多。

2012 年,伦敦收入最高的银行家的平均总所得──包括薪水、养老金和奖金──激增 35%,成为 195 万欧元(160 万英镑)。那一年,瑞典只有 11 名「投资」银行家赚得超过 100 万欧元;西班牙有 37 名;法国有 117 名;德国只有 100 名;英国却有 2188 名。

欧洲赚得这个金额的 526 名非投资银行家,全在英国。所以英国不正常。

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一百种股价指数的採样公司执行长也有类似的趋势,2000 年到 2012 年,每年的总薪酬增加五倍,平均值达到 420 万英镑。接下来待遇次佳的 150 位英国企业执行长,薪酬也上升很快,但不如前者快,2012 年的平均值为 110 万英镑。

保守党下院议员诺曼报告了这些统计资料,而且和强生不同,他解释:「没有可靠的研究发现,资深企业高阶主管的薪酬与企业的长期绩效存在显着的相关性。」英国这个非常昂贵的问题,也就是 1% 薪酬过高,表现却欠佳,欧洲其他国家已经在很大的程度上避开了。

他们不只在直接的财务上显得昂贵,造成的破坏也很昂贵。给他们最多钱,他们反而最贪婪,而且不可能抑制他们身边人的贪婪(以免自己的贪婪曝光)。

这些异常高薪的银行家,正是引爆英国金融危机的那些人。随后的伦敦银行同业拆放利率丑闻,更使历年来市场上所有的金融诈欺相形见绌,而且现在的外汇交易丑闻可能一样严重。英国银行的负债仍然是欧洲国家中最高的。给最高的薪酬,却没有贡献最好的结果。⋯⋯

和其他欧洲国家相较,英国是个怪胎。联合政府在降低非常有钱者的所得税率到 45% 之后,更严格削减穷人的福利。结果使得顶层五分之一的一些人到 2016 年止,所得略为增加,其他每个人却变穷。这个结论是根据预算责任室本身对政府政策所做的评估结果。在英国,精英对本身的自私行为恬不知耻。欧洲其他地方的紧缩措施分散得比较好,结果是整体的痛苦减轻许多。

长期而言,由于支出缩减,受害最大的是孩童,而不是工作中的成人或老年人。目前实施中的财税、福利和其他支出措施,对于有子女的家庭影响大得多,而这样的家庭只占英格兰所有家庭的三分之一,却得承受削减支出约三分之二的痛苦。

平均而言,无子女夫妇的净所得会减损 4%,有子女的夫妇损失 9%,单亲父母损失 14%。单单支出缩减,就相当于顶层所得十分位数的有子女夫妇净所得减少 20%,但底层十分之一的净所得损失 9%;对单亲父母来说,这些数字分别是 2% 和 11%。

由于这样的影响,英格兰儿童事务专员 2013 年 6 月表示:「我们认为财税/福利改革的整体冲击,可能违反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二条:不歧视。」政府的少数措施将协助一些孩童度过早年阶段,并且增加若干教育支出,但绝大多数的措施将伤害更多人,尤其是最贫穷和第二贫穷的十分之一孩童,而单亲父母的子女受害远高于双亲俱在的孩童。

有一个群体,受到的打击甚至比英国的孩童还糟:最年轻的成人,自从这次经济衰退之后,二十多岁的成人所得自 2007/08 年以来下降得比其他任何年龄群要快。虽然这群人有约 40% 和父母同住,而且因此往往有助于缓和家庭所得减少造成的冲击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