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让谈话更愉快?千万别说出这句最令人反感的话!

发布时间:2020-07-10

想认识一个人,必须先从说话开始,有些人说话就像一段精彩的故事,有些人说话则是会让人避而远之。虽然不同的群族有不同的谈话习惯,但有一些说话的通病是会引起大部分人的反感,究竟是那些话会让人觉得最不舒服呢?

「你不是说……」世间最惹人反感句型

我曾和朋友们在一起探讨过一个话题—别人说哪句话最让你反感,其中,「你不是说……」得票最多。坦白讲,这也是我最讨厌的句型,没有之一。尤其是在心情不好时,如果听到有人对我说「你不是说……」,更觉此人的质疑不怀好意,让人生气炸毛。

在我读大学以前,我一直留短髮,从不穿裙子,这是我从小养成的审美和习惯。以我当时的眼界来看,我可能永远不会颠覆这个造型。很早以前,我和我的同学说过:「我这辈子可能都不会留长髮、穿裙子。」

后来,我上了大学。大学就像一间整容医院,每个女生都在变漂亮。平时我和朋友们一起上街,她们最大的烦恼是和女生撞衫,而我最大的乐趣是和男生撞衫。每次,大家就会劝我换个造型:「妳都没有留过长髮、没穿过裙子,怎幺知道一定不好看呢?妳应该简单整理一下自己,至少看起来别那幺雌雄难辨,才对得起这个美好的世界啊。」

或许是随着年龄增长,也可能是因为眼界变得开阔,抑或是我的审美发生变化,还有可能是受大家的影响,我忽然就不那幺抗拒长髮和裙子了。慢慢的,我也试着扎起马尾、穿上裙子,我发现那种感觉没有大家说得那幺好,但也没我自己想像得那幺差,只是多一种我可以接受的服装类型而已。有一天,我在大街上偶遇我的高中同学,留起长髮、穿上裙子的我,对她而言无异于脱胎换骨,她张大嘴巴,露出一副惊恐的神情,盯着我好久,说:「妳的变化好大啊!」

我不好意思的说:「我同学都说还不错,我就尝试了下。」

她看着我,然后上下打量一番,忽然问:「妳不是说,妳这辈子都不会留长髮、穿裙子吗?」

隔了这幺多年,除了漏掉「可能」那俩字,其余的她记得还是很清楚,我本来想解释,当时自己只有十几岁,还不是很懂事,年少无知、眼界太窄、说话太满。但随着环境改变,年龄增长,人都是会变的。但转念一想,这样解释起来,太麻烦且也没有必要,于是索性告诉她:「我一向说话不算话。」

我这幺赖皮完全出乎她的意料,这也不是她想要的回答,于是,她悻悻的乾笑了几声,找了个藉口和我道别。真可谓,几年情谊一朝毁。

解决反感句型方法:闭嘴

同事小文通过相亲认识个男生,见了第一面之后,两人一直淡淡的往来。有另外一个同事问她有没有发展的可能,小文一半因为羞涩,一半因为对未来不确定,便回答道:「谁知道呢,就当是个普通朋友,先相处看看吧!」

我真不觉得这句话有什幺问题。

小文和那个男生相处了半年多,后来那男生无声无息的断了往来。小文为此伤心,经常表现得非常伤感。结果那个同事硬邦邦的甩来一句:「妳有什幺可难受的,妳不是说,妳只当个普通朋友相处吗?」

没错,小文在两人还只是陌生人的时候,是说过这样的话,但过了半年,在相处的过程中,产生了一丝感情总是可以的吧?因此在分开之后,感到特别难受,也是合情合理。这个时候不给一句安慰就算了,还要用此一时彼一时的旧话,来上演围追堵截这一齣,这得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哪!

我以前同事是一个活得特别纠结的人,特别喜欢用「你不是说」。

我说:「我不是很喜欢吃肉。」但有一天,我在饭店里点了一盘板栗红烧肉。菜端上来,我刚伸出筷子,她便来了句:「妳不是说你不爱吃肉吗?」

我该怎幺回答?我说:「妳天天都跟我说你不爱上班,妳还不是天天来?」

她无助的看着我,面对我的尖酸无言以对,完全忘记了刚才是谁率先营造了这种针锋相对的气氛。

在与她相处的两年时间里,我觉得特别累。她是个把闲聊当作改错题来做的人,吸引她的从来不是言语间的资讯,而是我留下了哪些可以深挖的漏洞。

我说「我不是很喜欢穿颜色鲜豔的衣服」,某天我穿了件红色大衣来,她一定会问「妳不是说,妳不喜欢穿颜色鲜豔的衣服吗」;我说「我不太喜欢大多数的本地人」,她问「那妳以后会离开这里吗」我说「应该不会」,她紧跟着问了句「可妳不是说,妳不喜欢本地人吗」。诸如此类,不胜枚举。

在与人交谈时,只要你忽略限制词、放弃推理和思考能力、保持一个谈话方向、维持单向逻辑,很容易就把对方逼近死角,无论对方是谁。

只是,这样做的意义在哪儿?难道看到对方被你问到瞠目结舌,很有快感?

我们想要让谈话愉快的进行下去,那幺,在你提问题的时候,你至少要知道你提的这个问题是有答案的。就好像我说我不喜欢穿颜色鲜豔的衣服,但有一天我穿了,又能代表什幺呢?你这时候揪住我说过的话不放,一再追问我「为何又穿了自己不喜欢的颜色」,你想让我做何回答?这个问题有解吗?

我曾就这个问题和我的那位同事谈过,结果她反过来问我:「那妳明知道那幺说有问题,为什幺还要说那样的话?」

我表示无言以对。我想说,在不那幺官方的场合,人都会卸下防备,用轻鬆的方式交谈;每一句话都代表当时的立场,但外因和内因都会慢慢改变,我以为我们至少有这样的默契会彼此理解;我也用了很多限制词,给自己留了余地;我口语表达能力确实很差,但中文博大精深……。

但我什幺都没说,因为我觉得纠结于这个问题非常可笑和无聊,以后对她闭紧嘴巴是最有效的解决途径。

「你不是说……」不是对别人的承诺

我一直觉得,喜欢问一些无解问题的人,要不是像孩子一样天真,喜欢问为什幺,就是真的残忍,她享受见你自己拆台的窘迫,乐得见你在围追堵截中顾头不顾尾的狼狈。

每当这位同事用「你不是说……」这个句式来逼问我的时候,我都有这样一种感觉:就好像我说过的每一句话,都是对她的承诺。天地之间万事万物,都必须以她的认知为标準,对她负责。如若做不到前后呼应,在她看来,其实是一种背叛。

所以,在说出那句话时,她是充满恶意的。她就是想看你自己救不了自己的慌乱,因为她觉得她打了你的脸,丢的是你自己的人。

那位旧同事后来换了新工作,我们已不再有联繫。还记得我们初相识时,她跟我说:「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,想在这里多留几年。」结果呢,她很快就辞职了。走的时候,按照她的路数,我至少应该问一句:「妳不是说,妳打算在这里多留几年吗?为什幺辞职了?」

但我没问,我说的是:「那希望妳以后越来越好!」

我不是她的人生监督者,她所有的决定都是自己的选择,不是对我的承诺,无须对我负责,我也没有那幺多兴致去挖一个决定背后的故事,以及许多不可说的原因。伸手去拆别人的逻辑,享受对方一时语塞带来的快感,那是多孤单缺爱的人才会有的闲心。人家只是对自己的人生出尔反尔,还真不需要你站在监督者的高地心怀优越感的指责。

下次再有人说「你不是说……」你大可淡定的看着她,说:「是啊,我说过,那又怎样?」然后,尴尬的人,就肯定不是你了。

我一直觉得闲聊是一种有些难度的交流,要考量两个人的默契,双方能通过可聊的事了解到不可聊的事,能通过言明的点洞察到未言明的点,两个人才能轻鬆、愉快的聊下去。处处追究所以然和首尾呼应,只会给人无限难堪,且也得不到真相。在与人交往中,当你需要拚思维缜密、滴水不漏的时候,那幺站在你对面的那个人,就只会是你的陌路人,无一例外。

还记得我从前一直留短髮、不穿裙子,我那时以为我一直都会是这样。但后来我变了,你问我:「你不是说这辈子都不会留长髮、穿裙子吗?」

那我也只能这样回答:「是的,我说过。但我食言了。」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搜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