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年老字号「红A」第三代:只要肯付出,香港工业仍有希望

发布时间:2020-08-11

八十年代工厂北移,本地工业式微,目前仍开机生产的厂房所剩无几,位于新蒲岗大有街的红A是少有的一间。记者步入办公室,深木色的格调,时空彷彿凝结在七八十年代。「现在,整个香港的气候都在讨论本土,红A正正就是本土。」红A第三代、业务拓展总监梁馨兰(Jessica)打扮时髦,与这座半百厂房,形成强烈对比。

「红A」这个老字号是几代港人的集体回忆。制水时期的胶水桶、七十年代「跌唔烂、踏唔扁,可以当凳仔坐」的「太空喼」、八九十年代的微波炉、饭煲,都是红A出品。即使今日家中再没有红水桶、红水壶,但红A仍然时常出现,茶餐厅的盐罂、在街市见到的菜篮,甚至在医务所出现的药水樽,红A可谓无处不在。但今天,九十后已经不认识红A。「最夸张一次,以为红A是做地产的!」

老牌翻新靠本土

「莫说八十后、九十后,千禧后都来了!他们未来会主宰市场,如何让新一代认识一个正踏入68年的品牌呢?」作为唯一一间留守香港的塑胶品牌,红A出现过两个高峰。第一次在爷爷梁知行的六十年代,「制水用红A」的胶桶大时代;第二次在爸爸梁鹤年的八十年代,品牌进军各类工业容器。后来,由于家族作风低调,港人甚至误以为红A已停产。

68年老字号「红A」第三代:只要肯付出,香港工业仍有希望

不愿红A在港人心中消失,6年前主动接手家业后,梁馨兰即一改家族的作风,积极曝光。近年,社会泛起本土思潮,尤其是年轻一代。本以为红A只是上一代中年人的浪漫,但原来早已有八十后红A发烧友举办展览,分享逾百件收藏品。她亦看準时机,趁着怀旧潮,推出限量塑胶水晶灯及多色漏斗形胶凳,并与9位本地插画师,包括小克、John Ho等合作推出复刻版漏斗形胶凳及模型。

访问前一星期,红A刚刚开仓,人潮涌汹程度,梁馨兰形容为前所未见。「上一代顾客说自小就用红A;与我同一代的则说小时候见妈妈买,所以现在为人父母都只买红A;愈来愈多下一两代也会对红A感兴趣。」她百感交集。「香港情怀愈来愈热,起初我都低估了这种力量。大环境就是愈来愈充斥这种气氛,不否认有政治因素,电影文化也是带动,早两年大家都讨论《岁月神偷》。所以工业虽日渐式微,但愈来愈多消费者注意到,不一定日韩欧美才叫好,『香港製造』也很好。」

不能一味靠怀旧

但是在香港,工业似乎已经是⋯⋯「夕阳啊!」记者话口未完,梁即大喊道。红A在五十年代黄金时期员工达500人,目前约200人;100%香港製造也于去年失守,现有约5%至8%交给新加坡公司代工,厂房设于大陆。访问当日,厂房进行更新,机器正在替换,「坦白说,年轻一代未必愿意入行做生产线,他日可能都要全自动化。」

创业难,守业更难。祖父辈正值香港工业起飞。从前在杂货店用十元八块买红A,却已用上十年八载;虽是廉价货,但那些年对设计已很执着,简单如一只杯,有免烂胶杯、直纹咖啡杯、通花颜色杯⋯⋯连儿童小型胶樽都有扼手位防跌,仿水晶技术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。谈起创新,「红A」有老资格。

但今时今日,香港工厦不是band房,就是劏房,老师傅「啤工」手艺也买少见少。虽说不上生不逢时,却已是此一时彼一时。梁馨兰经常被问及「代表作是什幺?」见本土情怀日浓,同事们都说不如继续怀旧。「怀旧不是不好,但总不能单是怀旧,我也会问自己,可以建立到什幺呢?」她认为,「在香港从事工业,一定要随时準备革新!」

6年来,梁馨兰成立副线CreA、开设facebook专页、建立online store,新构思不断上马,拉近老字号与年轻人距离。CreA主攻时尚家品,走中高档,款式更「潮」、「一物多用」,放在LOG-ON等年轻人蒲点售卖,一点不比欧美日韩牌逊色。「去年,online做了7位数生意,约佔总生意额1%。」她坦言要双线齐下:「单靠家品养活不到,主要还是工业客户,新兴工业还有物流业、洗碗业。」

68年老字号「红A」第三代:只要肯付出,香港工业仍有希望 68年老字号「红A」第三代:只要肯付出,香港工业仍有希望

3年前,红A开始探路发展内地市场,目前已在大陆设贸易公司,是红A自1949年以后,首次再踏神州。「大陆需求其实不断上升。生活水平高了,自然重视安全,尤其家用品;也多得我们的捧场客,很多香港餐饮集团进军国内时,也指定要用红A。」「『香港製造』仍然是很值钱。」那种价值,还在于那份实业家精神。「工业永远都不在金字塔顶,但我们是中流砥柱。」

「近年,香港人开始有本土意识。其实要回到旧日香港,本质上不难。红A代表的,正正是务实,不好高骛远,不一步登天的精神。所以,只要肯付出,香港工业还是有希望的。」夕阳与否?事在人为。

节录二月份《信报财经月刊》/Android揭页版/iOS揭页版

标题为编辑所拟。原标题「坚持香港製造梁馨兰:红A就是本土」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搜索